中央广播网北京5月20日电(记者王进文)5月20日是世界蜜蜂日,这是世界各地与蜜蜂有密切接触的人们共同庆祝的节日。 近年来,北京市密云区大力发展蜜蜂产业。 2020年,全区蜂产业综合收入约1.3亿元,比2019年增长19.3%。从事蜜蜂生产的合作社收入约5000万元,养蜂人收入7000万元以上。 此外,密云区还着力推动养蜂、旅游、农业、健康产业融合发展,建设蜜蜂小镇、蜂谷,拓展产业链,增加养蜂人收入。 作为密云蜂农代表,密云区木家峪镇镇峪村蜂业“新农民”刘金良就蜜蜂养殖、蜂业发展等问题接受了央视记者的专访。

 

蜂业“新农民”刘金良在养殖现场(照片刘金良提供,央视发布)

与传统养殖模式相比,“多箱”养殖效率显着提升

记者:作为“蜂二代”,除了传统的养殖方法外,您一直倡导并实践新的“多箱”养殖方法。 您能简单介绍一下这个方法吗? 与传统耕作方式相比,它有哪些特点和优势?

刘金良:“多箱”养殖的主要原则是坚持“强群养殖”,即强群饲养、强群采蜜。 这也是这种养殖方法的核心思想。 我们购买其他蜜蜂进行合并繁殖,或将原来的两个弱蜂群或相邻的两个箱蜂合并为一个箱,采用“双王快速繁殖”方法,促进两只蜂王快速繁殖,从而达到“ “强群”的目的。总之,“多箱”养殖的核心是“双王养殖”,这种养殖方式的原理是增加蜜蜂的生存空间和蜂王的繁殖空间。一旦有空间,蜜蜂的数量就会增加,产量自然就会增加。

记者:是什么让您选择了这种养殖方式?

刘金良:我第一次了解到这项养殖技术是在2018年,当时密云区正在推广这项技术,我偶然参加了一个培训班。 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多箱”养殖。 第二次接触是北京蜂场站(北京蜜蜂公司)对北京地区养蜂的系统培训,我得以正式、系统地学习这项养殖技术。

记者:从2018年到2022年,近四年时间,“多箱”养殖给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具体来说,你们目前的养殖规模和经济效益是多少?

刘金良:自从采用“多箱”养殖以来,我的养殖规模去年达到了几千箱,今年超过了2000箱。 值得一提的是,这2000箱蜜蜂都是我自己饲养的。 虽然很辛苦,但是回报也很可观,目前的收入比传统的养殖模式有了很大的提高。 例如,我父亲饲养蜜蜂已经有30多年了。 200箱蜜蜂平均每年毛利润约12万至13万元。 相比之下,同等养殖数量,采用“多箱”养殖方式,每年毛利润可达20万至30万元左右,甚至更高。

高兴接受“新农民”称号

记者:利润不错啊! 现在有一个概念叫“新农民”,是指具有科学文化素质,掌握现代农业生产技能,具有一定管理能力,以农业生产、经营或服务为主要职业,以农业收入为主要来源的人。他们的主要生活来源。 居住在农村或城市地区的农业工人。 您认为自己是“新农民”吗?

刘金良:这个概念很新颖,我很高兴接受这个称号。 既然谈“新”,就不得不提“旧”,以及新旧交替过程中的“矛盾”与“发展”。 正如你所说,我是“蜂二代”,在蜜蜂的饲养过程中,我和父亲经常会发生一些“争执”。 当然,这些纯属育种领域的理性讨论。 很多时候,他用自己30多年的养殖经验来认识问题、解决问题,而学到的新技术、新理念也常常与他的经验“碰撞”,尤其是在新技术的应用过程中。 情况会大量出现。 例如,在“多箱”养殖中,一种想法是去掉蜂箱内的钢板,即“王板”。 顾名思义,这块钢板的作用就是阻挡蜂王,控制她的通过能力,但普通蜜蜂不受影响。 由于蜂王体型较大,钢板的存在会影响她在蜂箱中的通过,进而影响她的繁殖能力和整个蜂群的产蜜量。 去掉这个“王隔板”,理论上可以使蜂群的产蜜量提高40%,这是一个非常可观的数字。

当我把这个理论付诸实践时,遇到了很多问题,而且与父亲的“30年养蜂经验”相冲突,所以我们在各种场合不断“争论”,甚至在饭桌上也是如此。 我不停地探索,根据父亲的耕作经验,不断探索新的耕作方式,学习新技术。 我觉得这是“新”与“旧”更替中一个非常好的现象,也是我认为“新农民”的“新”的最好体现。

想在全国推广密云蜜蜂养殖模式

记者:谢谢您的解释。 俗话说“实践出真知”,我相信一定是经过一场非常激烈的“辩论”,才让大家有了如此深刻的认识。 从旧到新,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和目标?

刘金良:正如你所说,这是一个发展的过程。 目前密云整个蜂业都在推进品牌化,包括我自己也在努力推动规模化养殖。 其实进入蜜蜂行业后,我一直有一个想法。 我们密云区的蜜蜂养殖比较分散。 这种分散体现在养殖区域和养殖方式的不同。 这种情况实际上影响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的。 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充分利用密云的林地、林场等生态环境,实现协同立体养殖,形成更大的产业集群,将养蜂业嵌入到整个生态系统中。 通过统一生产标准、统一资源配置,形成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今后我也想把这个模式推广到全国,让我们密云蜜蜂养殖模式能够走向更大的舞台。

记者:看来您不仅有新技术,而且还有“大情怀”。

刘金良:这个奖你当之无愧! 事实上,我一直对养蜂有着特殊的感情。 因为我父母从事这个行业,所以我从小就接触过这个行业。 长大后,我一直想为家乡做点事,于是下班后我就回到了家乡密云。 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离开农村,涌入城市。 但对我来说,我始终记得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孩子。 与其扎根城市,拥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宁愿回到家乡,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用自己的努力和汗水建设这片热土。

同时,我一直为自己是一名养蜂人而感到自豪。 每当看到女儿吃着我亲手做的蜂蜜,她幸福的样子就更加坚定了我要把这份事业做好的决心。 养蜂是一项“甜蜜”的职业。 就像勤劳的蜜蜂一样,我们养蜂人也是先苦后甜。 “采花成蜜,为谁辛苦,谁就甜了!” 我们在山里、森林里、荒野里辛勤劳作; 我们采花,把它们变成蜂蜜,我们享受它就像零食一样甜!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