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gad1″>我了解到,B族无乳链球菌(GBS;Streptococcus agalactiae)是一种革兰氏阳性菌,人畜共患。这种细菌是罗非鱼链球菌病最常见的致病菌之一,并且会导致孕妇产褥期脓毒血症和新生儿脑膜炎。它寄生在产妇生殖道,可致婴儿感染的发生,也可引起产后感染、菌血症、心内膜炎、皮肤和软组织感染及骨髓炎。感染人体的无乳链球菌,主要是血清Ⅲ型、血清Ⅲ-4型以及多位点序列283型(ST283)。 最近,我意识到有一篇文章指出,由鱼携带的高毒性ST283型无乳链球菌可能在东南亚多个国家引起疾病。他们通过比较不同宿主、地理来源和收集时间的无乳链球菌ST283以及它的变种(统称为CC283)的信息,说明无乳链球菌群在人和动物中的流行情况,证实了ST283在东南亚国家广泛流行。这篇文章的引用信息是(DOI:10.13.……)。我得知一项研究结果(DOI: 10.1371/journal.pntd.0007421)显示出一些令人担忧的发现: 首先,这项研究发现在亚洲患病人群样本中,有29%的GBS被鉴定为ST283。据此可以看出,成人是ST283的主要感染对象,占到97%。其中,脑膜炎、心内膜炎和感染性关节炎的患病率分别为10%-35%、4.5%-10%和23%-39%。 其次,在鱼的样本中,这项研究发现,在马来西亚半岛、越南等东南亚多个国家,多种鱼都携带着GBS CC283。据先前的研究报道,30%的样本(包括7种淡水鱼)中有检测到GBS ST283。其中1%的阳性样品来自港口,而28%阳性样品来自市场。更令人担忧的是,在广东养殖的虎纹蛙(Hoplobatrachus chinensis)中也发现了ST283的变异型株。 综合来看,这项研究的结果提醒我们,亚洲地区的ST283型无乳链球菌感染情况十分危险,而且已经广泛分布在多个物种(包括鱼)中,这就需要我们高度重视相关的健康风险,特别是家禽养殖技术。我发现,在除了亚洲以外的国家中,目前仅有在法国、英国和荷兰发现了四种人类起源的CC283。而截至2017年12月,在来自9个国家的4000多个人源GBS、5个大洲的1200多个牛源GBS,以及6个大洲的水产养殖相关论文中,都未能发现CC283。这表明CC283的分布是相对有限的。 通过基因组分析,图A为1236株GBS的系统发育树;图B为227株GBSCC283的系统发育树;图C显示了每一株CC283与图B中相同水平位置的测序数据表示。宿主和国家用彩色矩形分别表示。通过这样的分析,我们发现GBS CC283在东南亚地区的人类中已经传播了20多年,在水生动物中至少也传播了10年。而在东南亚以外的地区,非常罕见。据悉,在泰国和老挝,入侵性GBS ST283感染人的比例更是高达70%。这两个国家都是罗非鱼养殖大国,从而引起我们重视感染的风险,特别是摄入生鱼的风险。据我了解,有研究表明人体中的GBS ST283可能来自于鱼体。此外,ST283能够从马来西亚农场、新加坡港口和市场上的健康鱼中分离出来。如果人们是通过食用水产养殖或其他未确定的食物来源获得ST283,那么这种侵入性GBS将成为泰国、老挝和越南等国的严重食源性病原菌。 通过进化树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在同一地区采集的人类和鱼的GBS常常聚在一起,而人类和鱼源GBS的单独聚类往往采集于不同国家或不同时期。以新加坡为例,在新加坡GBS暴发的株型与多个不同国家的GBS聚类,表明多个GBS来源促成了新加坡链球菌病的暴发,可能是因为新加坡从多个国家进口鱼类所带来的影响。 GBS ST283目前具有全球化趋势。2016年,ST283在巴西引起了罗非鱼的死亡。该细菌被认为是2014年从亚洲进口罗非鱼时携带的。对于这个问题,到底ST283是人类带入养殖环境中的,还是有其他途径?宿主对ST283的传播问题仍有待研究。在我看来,需要进一步研究物种内部和之间的进化起源和传播途径。特别是在人类和动物卫生领域,我们需要跨国界合作来进行无乳链球菌的流行病学调查。 这项合作对于全球公共卫生至关重要。我们需要共同努力,以确保我们能够更好地了解这些疾病的传播和控制方式。这种合作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病原体如何从一个地方传播到另一个地方,以及如何预防和控制它们的扩散。 所以,我认为我们需要加强国际间的合作和沟通,以便共同解决这些重要的卫生问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