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来说,企业的商业模式和竞争战略是根据行业的生命周期阶段和竞争格局来制定的。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人口的增长以及人均肉蛋奶消费量的增加,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末的中国现代饲料工业经历了20世纪80年代的起步期、 1991年至2009年为快速增长期,2010年至2010年为去产能阶段,2014年为去产能阶段,2015年至今为平台整合期(图1)。 鉴于人口老龄化和城镇化进程放缓,未来饲料需求将保持基本稳定。

饲料快讯_饲料行业信息网手机版_饲料资讯/

广告饲料搅拌机有哪些要求?

×

根据其商业用途,我们可以将饲料分为公司自有下游养殖的自用料(如文氏、牧源生产的全部饲料,新希望生产的部分用于自有生猪、家禽养殖的饲料),以及外用饲料。 销售有利可图的出口材料。 虽然整体出口饲料没有准确数据,但根据下游规模化养殖企业市场份额的不断增加以及前述上市饲料企业自身规模的不断扩张,可以推断自2015年以来市场规模不断萎缩。养殖企业。 从市场规模来看,饲料出口已处于下滑期。 本文中的以下讨论将仅关注导出的 feed。

1、不同类型饲料毛利率及市场规模分布

我们可以根据饲养动物的种类、动物的生长阶段以及饲料中营养成分含量的高低,将饲料分为不同的品种。 不同类型饲料的市场规模及毛利率水平如图2所示。

饲料资讯_饲料行业信息网手机版_饲料快讯/

广告

不适合胆小的人! 五四三二一……可怕的捉迷藏游戏现在开始了!

×

由此可见,目前全价禽饲料毛利率很低,但整体市场规模较大。 而猪预混料、猪精料、蛋鸡预混料、特种水鱼饲料等毛利率较高,但市场规模较小。 中大猪饲料和普通鱼饲料的毛利率处于中间,市场规模也较大。 因此,饲料企业的毛利率和销售额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不同类型饲料在其产品组合中的比例。 饲料企业要想提高整体销售毛利率,提高高毛利率品种的销量和竞争优势是其最佳选择。

那么为什么没有市场规模大、毛利率高的饲料品种呢? 这主要是由饲料行业的生命周期阶段和充分的市场竞争决定的。 如前所述,目前饲料出口陷入衰退,下游需求持续减少。 尤其是2018年非洲猪瘟爆发以来,散户正在加速退出。 另一方面,饲料行业产能过剩,行业整体产能利用率多年来徘徊在50%左右。 为了保证合理的产能利用率,各大企业不惜牺牲毛利率。 与此同时,为了争夺市场,不合理竞争的情况也时常发生。

诚然,饲料行业已经是竞争激烈的红海,很难找到毛利率高、市场规模大的品类。 当然,这个行业也有过“黄金时代”。 比如在本世纪初高速发展的时候,如果按照现在的毛利率标准来划分,当时几乎所有的饲料品种都处于高毛利率区间。

2、主要饲料上市公司销售额及毛利率分析

2019年A股14家主要饲料上市公司销售额及毛利率排名如图3所示。

饲料行业信息网手机版_饲料快讯_饲料资讯/

2023年最受期待的十大手游广告排行榜

×

由此可见,就饲料板块销量而言,新希望、海达处于第一梯队,并远超第二梯队的通威、唐人神、大北农、正邦、和丰等。奥农、天康、天马、金新农等属于第三梯队。

同时,我们也看到销售额和毛利率并不呈正相关。 作为综合性大型饲料企业,新希望和海大的毛利率分别为8.10%和10.64%,明显低于大北农等专业饲料企业。 、天邦、中牧等。前面说过,饲料的毛利率主要与产品结构有关。 新希望、海大虽然也有毛利率较高的预混合/浓缩饲料和水产饲料,但仍以畜禽饲料为主,全价饲料占比较大。 因此,整体毛利率水平低于该分部毛利率中位数(12.6%)。 海大饲料产品中,毛利率较高的水产品/特种水饲料占比超过新希望,使其整体毛利率略高。

畜禽全价饲料,特别是家禽全价饲料,产品同质化程度高,技术门槛相对较低。 不同厂家的产品价格差别不大,其毛利率主要由原材料采购成本决定。 因此,企业的采购规模、供应商体系管理、采购时机就显得尤为重要。 同时,可通过大宗原材料期货套期保值等工具进行头寸风险管理,有效控制采购风险。 此外,采用高性价比的原料,在原料价格波动时快速调整配方,控制合理的饲料营养水平和配方成本也非常重要。 当然,降低生产成本,特别是提高生产效率和产能利用率,仍然是必由之路。

水产饲料的商业模式与全价家禽饲料的商业模式有很大不同。 首先,水产品配方技术门槛较高,产品差异较为明显; 其次,养殖规模不高,对技术要求较高。 它为农民提供从种苗、兽药到养殖技术的服务。 整体解决方案是获取/留住客户、保证产品溢价的重要手段。 因此,包括海大、通威、天马等水产品生产企业都拥有较强的水产业务技术服务解决方案。

这里重点关注年销售额百亿饲料企业中毛利率最高的大北农。 2018年非洲猪瘟之前,甚至长期维持在22%以上。 大北农主要销售乳猪全价饲料、仔猪全价饲料、猪精料/预混料、母猪饲料等高毛利率产品,非洲瘟疫后,随着家禽饲料占比增加,其整体毛利率有所下降。 到19%左右。 猪饲料(匍匐料、保育料)技术含量高,不同产品差异明显,需要持续的研发投入。 大北农的研发费用长期位居农牧业研发费用排行榜前列。 另一方面,生猪养殖技术含量高于家禽和水产品,养殖集约化水平较低。 为客户提供专业的技术指导和服务显得尤为重要。

大北农拥有规模化的猪场现场服务团队,并且为了更加贴近客户,公司近年来加大了直销比例。 同时提供从猪场管理、猪场规划设计、猪病诊断、金融融资等服务,在生猪交易、种猪收购等方面提供多项附加服务,从而保证更高的品牌溢价和毛利率。其饲料产品的利润率。

在其他饲料企业中,天康也主要生产猪饲料,其工厂距离原料产区较近。 (新疆)区域竞争对手较少,毛利率较高。 禾丰还占据地理优势,靠近东北原料产区,当地竞争压力较小。 天马科技自2019年开始涉足畜禽饲料业务,去年其饲料板块总毛利率为12.69%。 分拆后,水产饲料和畜禽饲料的毛利率分别为20.41%和7.32%。 中牧股份饲料板块毛利率较高,主要产品为毛利率较高的蛋禽、肉鸡预混料,且品牌溢价较高。

对比上述主要上市公司2015年数据(图4)可以看出,随着整个行业陷入衰退,行业集中度不断提高,该板块销售额中位数从49.9亿元增长2015年毛利率中位数下降至63.4亿元,而毛利率中位数则从2015年的13.4%下降至12.6%。

综上所述,饲料业务的毛利率更多地取决于饲料公司的目标市场、竞争策略和产品结构。 需要注意的是,毛利率水平并不一定反映净利润率水平,因为不同公司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等水平不同,我们不能将毛利率与回报等同起来股本回报率(ROE),衡量公司经营盈利能力的核心指标。 例如,海大集团饲料业务的毛利率低于A股上市公司饲料行业中位数,而其他ROE则长期处于行业前列。

由于文章篇幅,我们没有对不同饲料企业的同类饲料品种的毛利率进行比较。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进行比较,相信能获得更多的感悟和思考。

最后,我们对上述14家公司2015年至2019年的销售额、毛利率、饲料收入/总收入进行了计算和排序,并将各公司2019年的数据与2015年进行了比较(2015=100)(图5)。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除中牧和海大外,期内其他上市公司饲料收入占比均有不同程度下降。 天邦、通威、正邦的跌幅分别达到63%、53%、40%。 %。 这说明上市公司早在几年前就意识到了饲料业务的瓶颈并积极转型。 例如通威股份向光伏行业拓展,还有更多企业向饲料下游养殖端延伸,如正邦、天邦、新希望等。

作者 admin